小轴承,大智造!

对于中国制造业的问题,其实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产业基础能力薄弱的问题。所谓产业基础能力,指的是四基:核心基础零部件及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产业技术基础,这些是工业基础能力,也是工业整体素质和核心竞争力的体现。

在核心零部件问题上,芯片事件已经给中国制造业上了令人无奈又深刻的一课。只有掌握核心零部件才能掌握市场主动权,在国产工业机器人领域同样不例外,集中“火力”突破“三大件”一直处于市场战略地位。相比之下,长期游离于市场视线之外的轴承,则显得“冷清”不少。

中国轴承市场规模与市占率的巨大反差

在此前高工机器人发布的《国产机器人之“机床启示录”》)一文中,也曾探讨过轴承“卡脖子”问题。轴承面临掣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来自市场的长期忽略,轴承由于结构简单,只是内套外套加滚动体,市场理所当然地看低了其蕴藏的技术积累。

而实际上,以应用较广泛的深沟球轴承为例,仅仅就其轨道设计就能写成一本书,足以看出轴承同样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的产业。日本轴承巨头NSK,其总部竟有1800多个研发人员,这是中国轴承同行不敢想象的。

由于国产轴承在精度、精度保持性及可靠性等关键指标上的差距,无论是机床还是工业机器人行业,高性能轴承仍然依赖进口。在全球轴承市场上,品牌集中度较高。目前,全球前十大跨国轴承巨头企业中美国占据2家、日本4家、德国3家、瑞典1家,这10家企业占据了全球70%以上的市场。

<font class=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

由于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海外轴承巨头在中国投资办厂,如瑞典SKF、德国FAG、日本NSK、美国TIMKEN等企业。

自1994年起,斯凯孚(SKF)便在中国陆续设立工厂,截止到目前已经在中国拥有十余个生产基地。2019年4月,斯凯孚投资2亿瑞典克朗在常山新建生产基地,占地面积为145,000平方米,主要生产圆锥滚子轴承,产品将应用于汽车、农业机械和通用机械等行业。

2020年6月,斯凯孚宣布将追加4亿瑞典克朗投资对新昌工厂进行扩建。据悉,其新昌工厂于2019年6月投资3.7亿瑞典克朗新建,二期工厂预计于2021年年底投入使用。

斯凯孚轴承业务总裁Kent Viitanen表示:“这项投资是我们加强区域制造业务布局战略雄心的一部分。在我们成功完成对新昌工厂的初步投资后,扩建工厂是增强我们在华球轴承制造能力的下一步举措。”

截止2018年10月,日本NSK在中国设立的生产、研发、销售公司及其子公司已多达30多家,遍及中国各地。

德国FAG轴承为舍弗勒集团旗下三大轴承品牌之一,剩余两个分别为INA、LuK。舍弗勒于1995年开始在中国投资生产,目前,舍弗勒大中华区拥有员工约1.1万人,在安亭设有研发中心,在太仓、苏州、银川、南京设有8座工厂,全国各地设有22个销售办事处。

事实上,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我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三大轴承制造国家。据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轴承市场规模达到1630亿元,到2023年我国轴承行业市场规模有望达到3063亿元。

同时,我国轴承制造企业数量持续增加,目前已达到1400多家,然而截止2019年底,全国规模以上的轴承制造企业仅有118家。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我国轴承行业实现营业收入1770亿元,其中排名前十的轴承制造企业实现营业收入506.7亿元,占比约为28.63%。

2019年中国轴承企业营收“三巨头”

昊志机电工程师刘青表示,与行业龙头企业相比,国产轴承质量稍有逊色。但随着精密减速器国产化进程的加快,国产轴承的性能也有了大幅提升。

智同科技首席科学家张跃明教授表示,近几年国产轴承发展速度比较快,尤其是民营企业,已处于行业中端,是国产轴承崛起的中坚力量。

从行业营收来看,2015-2018年,我国轴承行业主营业务收入保持逐年增长的态势, 2017年增速达到10%以上,其余年份同比增速均在3%左右。2019年,由于汽车、机床为代表的国内主机行业发展增速放缓,因此对轴承的需求也呈现放缓的趋势,2019年我国轴承制造行业主营业务收入下滑,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770亿元,同比下降4.22%。

从单个企业营收来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中国轴承制造企业营收前三甲分别是:人本集团、万向钱潮、瓦房店轴承。

<font class=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

1. 人本集团有限公司

人本集团创始于1984年,建有温州、杭州、无锡、上海、南充、芜湖、黄石等八大轴承生产基地,生产内径1mm至外径4000mm范围内各类轴承三万余种,年轴承产量超过12亿套。产品广泛应用于汽车、家电、电机、摩托车、工程机械、电动工具、农林机械、纺织机械、工业机器人、风电、医疗器械等行业,为40多个行业的客户提供可靠产品和解决方案。

2. 万向钱潮股份有限公司

1994年,万向钱潮在深交所上市交易,产品涵盖万向节、轮毂单元、轴承、汽车底盘及悬架系统、制动系统、传动系统、排气系统、燃油箱、工程机械零部件等汽车系统零部件及总成等。2019年,万向钱潮营业收入105亿,与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6.87%;归属于上市股东净利润5.36亿,与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25.82%。其中,2019年万向钱潮轴承销售7171.53万套,与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1.14%。

3. 瓦房店轴承股份有限公司

瓦房店轴承股份有限公司是以瓦房店轴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独家发起人,以社会募集方式设立的中国轴承业第一家B股上市公司。1997年,瓦房店轴承正式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公司经营范围为轴承、机械设备、汽车零配件及相关产品的制造与销售等。

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18.55亿,与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14.43%。其中,轴承产品实现营收15.69亿,占公司总营收84.57%。

工业机器人对配套轴承的要求

对于工业机器人来说,轴承的作用同样不容小觑。工业机器人的精度是其相当重要的性能指标,它直接影响到加工产品的质量与生产效率。而影响工业机器人精度的主要因素就是轴承。机器人轴承作为一种特殊结构和要求的轴承,主要应用于工业机器人的关节部位或者旋转部位。

现代工业机器人的发展渐趋轻量化,轴承要安装在有限的空间中,必须实现体积小、重量轻。同时,机器人的高载荷、高回转精度、高运转平稳性、高定位速度、高重复定位精度以及高可靠性等性能的实现,要求配套的机器人轴承同样具备高承载能力、高精度及刚度、低摩擦力矩、高可靠性、长寿命等性能指标。因此,在适应工业机器人的发展趋势中,轴承必须要实现轻量化和高性能的融合。

刘青表示,昊志机电作为减速器厂家,对选用合格的轴承产品有着严苛的要求。公司拥有减速器实验室、轴承实验室、理化试验室及测试实验室等,形成了一系列严苛的评判标准。通过实验、横评测试等方法,最终挑选出符合产品特性的供应商。经过一些列严格管控措施,昊志机电最终推出了世界级精度、寿命的谐波减速器。2020年1月,昊志机电与捷太格特(Koyo)签订了年度采购15万颗柔性轴承的战略合作协议。

张跃明表示,目前智同科技的轴承采购,国产和进口差不多各占一半的比例。公司对选择合格的供应商建立了一系列的测试考核标准,尤其看中轴承的高精度与高可靠性。

随着国产机器人市场的快速发展,无论是减速机还是轴承,都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但二者同样面临着国内技术差距问题,既需要国家的大力扶持,也需要企业持续不断地研发,增强技术功底。

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专注到极限、投入到极限,发挥出极限,整个世界都会给你让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